本篇文章2882字,读完约7分钟

红星情报于1月22日、1月20日,据微博客户@首席内幕馆发博称,玩2年游戏的是在线测试当天,被一名员工锁定服务器和电脑,最终项目失败,创业者负债数百万美元。

1月21日,这个游戏的创始人印第安纳波利斯向红星情报证明了这一点,创业失败后,他再次找工作继续上班,说现在还欠着数百万美元的债务。 他已经和律师传达了情报,计划将来起诉相关人员燕飞宏。

1月22日,红星情报记者联系了相关人员燕飞宏。 他说尹柏霖和螃蟹游戏说的都是编造的。 相关舆论使他失业,于1月21日辞去了另一家游戏企业的工作。 他打算请律师解决这个案件。

另外,自称与燕飞宏是同事的人对红星情报记者说:“老实说,他在我们企业的时候,表现得就像螃蟹游戏的形容一样。 ”。

《生灵愤怒》游戏视频截图。 本文的图像红星信息图

“生灵愤怒”游戏画面

企业说: 600万游戏项目的灰飞烟灭了

年3月,尹柏霖与其他合作伙伴共同注册了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企业(以下称为“螃蟹游戏”),开始开发手游“生灵愤怒”。

尹柏霖说,“生灵愤怒”进行了高度的原始rts和消除链接结合、全世界的同服、实时对战手游、数十个兵种同画面实时对战,分别是单独的ai运算。

尹柏霖说,这个游戏两年总共花了600万美元,但最终CL+的主程序员燕飞宏在测试当天锁定了电脑,拒绝交接,所以游戏项目失败了。

年12月15日,手游“生灵愤怒”在线测试当天中午,燕飞宏以bug修理为由拒绝参加企业会议。 尹柏霖自己邀请了很多次,燕飞宏依然无视。 双方发生短暂争论后,燕飞宏丢下键盘离开了。

尹柏霖说,等下午考试,很多人就联系不上燕飞宏。 企业服务器和电脑都被他锁定了,他的签名也在晚上改成了“大吉大利,蟹挂”。

螃蟹游戏是独立游戏开发者,服务端只有燕飞宏一个人。

尹柏霖说,在网上测试当天恶意失踪后,燕飞宏拒绝接手,因此新雇的员工无法展开新员工,整个项目进展推迟了几个月。 年春节后,燕飞宏在螃蟹游戏办公室闹了两次,试图用代码回到职场,但遭到了全体员工的集体反对。

等到年8月左右,螃蟹游戏开发的“生灵愤怒”“拯救不了大半年”,创业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
燕飞宏恶意失踪或访问时,螃蟹游戏先后拨打了110报警,但由于民事、经济纠纷,只能通过诉讼处理。

知道客人晒黑的照片,螃蟹游戏办公室现在发布了。

燕飞宏说企业捏造事实,都是假的。

1月22日,红星情报记者联系程序员燕飞宏证明了这一点,说:“尹柏霖是捏造事实,都是编辑的,都是假的。”

对于去年12月15日没有参加会议的事件,燕飞宏说当时正在处理问题,没有听说。 后来尹柏霖对他进行了人格侮辱,两人开始吵架。

螃蟹游戏负责人尹柏霖说,企业只有一个单间,在隔壁沙发上召开的会议上,所有人都在等他,整个企业都看到他,叫了10多次。

关于解锁电脑和服务器,两人也各执己见。

CL+主程序员燕飞宏说:“不存在。 我没有锁定服务器的能力。 服务器是云服务器,由他(尹柏霖)管理。 ”。

对此,创始人尹柏霖对红星说:“他直接离开后,电脑密码和服务器密码没有告诉我们。 电脑密码是找修理电脑打开的,服务器密码是找另一个后端朋友找回的

同样,在交接业务中,两人的说法也各不相同。

燕飞宏说他完成了工作上的交接,尹柏霖对红星情报记者说:“交接至少需要一个月。 他一分钟也没有接手。 ”。

螃蟹游戏在taptap平台上的得分,有63人进行了评价。

不能玩游戏,是应该怪员工还是企业自己?

1月21日,红星信息记者参加了获得“生灵愤怒”的官方qq群,现在有528人。

有个玩家在这个小组,他17年进入小组,发言说当时游戏玩得很好。 之后更改了qq。 最近,从别的路线得知游戏变黄了,赶紧打了号码。 我没想到是这个原因。 我非常生气。

很多人关注“生灵愤怒”,很遗憾,但小组内表示“那么好的产品,就这样死了,很遗憾。 燕飞宏仅在3月份在职,两年间花了600万美元的项目就失败了。 我觉得应该找企业自己的问题。 ”。

红星情报记者就此咨询了创始人尹柏霖,说:“真是辛苦的三个月啊。 燕飞宏不在。 我们的路一直很好啊。 至少一定要商业化! ”。

他告诉红星情报记者,当时本来计划两个月后商业化,所有平台都玩了网络游戏,完成了网络手续。

“被他这样做,额外八个月了。 结果,各种bug做得不好,没钱,破产了。 ”。

关于这些不顺利的bug,尹柏霖说,由于燕飞宏没有接手,所以什么都不容易调查,接班人无法顺利开展新工作。

以螃蟹游戏的名义发表的《通知游戏领域所有人的书》

血泪教训:负债一百万美元

创业项目失败后,螃蟹游戏以企业的名义于去年1月发表了《通知游戏领域所有人的书》。

在《报告整个游戏领域的书》中,螃蟹游戏说:“新春快到了,本公司为了防止各位重大使用者的损失,特别报告。”

“迄今为止,企业无法全心拯救项目,无法公开情况。 现在项目死了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,整个团队都饱受疾病之苦。 本公司会用血的教训来注意领域的各位。 认识人需要注意。

尹柏霖对红星情报记者说:“曝光可能会对企业产生负面影响,我们还在制作产品。 产品有问题,影响我们的声誉和上市。 ”。

关于燕飞宏当初为什么能得到4万日元的高薪和红利,尹柏霖在《关于燕飞宏的补充证明书》中表示:“当时正在加紧使用者,如果没有这个后端,项目将全部停止。 再加上燕飞宏和我是老乡兼校友(以前不知道),在知道不应该拿到这么高的工资的情况下疾病突然成为医生,最终助长了燕飞宏心理畸形的迅速发展。 ”。

热门:程序员锁死服务器毁掉六百万游戏项目?当事人:企业捏造事实

尹柏霖说,燕飞宏入职后作为合作伙伴接触,所有的技术都由燕飞宏管理。 他多次早退,受到提醒也不会悔改,但尹柏霖考虑到后端命脉,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结果成了大灾难。

现在尹柏霖自称依然负债数百万。

他告诉红星情报记者,他重新开始就业继续工作。 “企业崩溃了,儿子刚出生,打算养家糊口。 ”。

尹柏霖发表的《关于燕飞宏事件的补充证明书》

燕飞宏因舆论退休,诉诸法律。

《讲述整个游戏领域的书》被微博大v广泛传播后,深圳平行宇宙数字娱乐有限企业(以下简称“平行宇宙”)的相关负责人找到螃蟹游戏负责人尹柏霖,确认了情况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燕飞宏离开螃蟹游戏后,于年进入平行宇宙。

最近以螃蟹游戏的名义发表的《通知游戏领域所有人的书》引起了他们的观察。 通知书说,“该员工(指燕飞宏)与本公司签订了禁止竞争协议,相关法律程序正在启动,各领域同事不得被骗”。

1月22日,红星信息记者致电平行宇宙相关人员,表示燕飞宏于1月21日退休。

然后,与燕飞宏做同事的相关人员对红星情报记者说:“老实说,他在我们企业的时候,表现得就像螃蟹游戏方面说的那样。 ”。

当天,红星情报记者就此事再次联系燕飞宏,说:“现在处于无业状态,他(尹柏霖)就是这样,我不能上班了。 今天有时间,我打算先立案再找律师解决这个案子。 ”。

另外尹柏霖方面也表示打算诉诸法律,起诉燕飞宏。

(原来《程序员扰乱600万游戏项目? 因创作而失去工作”(本文来自澎湃信息,越来越多的原始信息请下载“澎湃信息”app )。

来源:搜狐微门户

标题:热门:程序员锁死服务器毁掉六百万游戏项目?当事人:企业捏造事实

地址:http://www.dtymj.cn/shxw/65845.html